内蒙古一网络赌场直通果敢:不乏公职人员参赌

内蒙古一网络赌场直通果敢:不乏公职人员参赌

内蒙古一网络赌场直通果敢:不乏公职人员参赌

网络赌博操作页面截图。

  网络赌博操作页面截图。

  如果没有“永昌娱乐”博彩网站,也许永远没有人会把开鲁县这个内蒙古自治区的县城,与南疆之外的缅甸果敢地区扯上任何联系。短短三年中,着了魔的开鲁人通过电脑屏幕,贪婪地窥探着网线另一端那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。他们用大捆的钞票供养着虚无飘渺的“赢钱”梦,却毫不顾忌亲人的泪水与法律的尊严。
网络赌博现场实时视频截图。

  网络赌博现场实时视频截图。

  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家庭,一部部铁窗血泪史,披着娱乐外衣的境外赌场,正在逐步侵蚀着这个以农业为经济支柱的县城。目前,当地公安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但仍亟须更高层级侦办力量的支持。
开鲁县一参赌人员正在查看参赌情况。

  开鲁县一参赌人员正在查看参赌情况。

  

  讲述

  一夜间,赚钱的家伙没了

  杜丰(化名)又输了。这一次,他赌上了仅剩的全部家当——一辆轿车和自己唯一一部智能手机。可惜,这最后一搏,没能像他预想的那样捞回欠下的8万元赌债,反而让这个经历过生死的内蒙古汉子陷入了更大的窘境……

  黄昏下,杜丰缩着脖子,双手插进口袋,东北10月的寒风肆意拨弄着他蓬乱的头发,还算硬挺的风衣领子和脚上刚刚擦过的旧皮鞋,努力彰显着这个38岁男人最后的尊严。

  其实,按照当地“老爷们儿必须养家”的标准,这最后的尊严已不再需要。

  就在前一天夜里,身背8万多元赌债的他,把平时拉脚挣钱的小轿车和唯一一部智能手机换成了7000元筹码。他幻想着自己一个多月没挨赌桌,背运已经远离,猛拼一搏也许会迎来触底反弹,“我没别的要求,让我把欠的钱捞回来就行,我肯定收手。”

  而现实却有些讽刺,一夜激战后,杜丰的车钥匙已经攥在抵押行老板手里,手机也换成只能语音通话的按键机,“手机卡,我还是求人家才给我的,这手机我要不说找钱赎车需要打电话,人家都不能借我。”

  相比于开鲁县的老赌徒们,今年5月才“入行”的杜丰算是新手,7000元的筹码,勉强让他挺过了上半夜。下半夜,看着账户里只剩下个位数的余额,杜丰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我挺困的,找钱赎车也得等天亮”,他选择在抵押行里睡一会儿,“根本睡不着,脑袋里不是想还能找谁借钱,就是琢磨怎么把之前借钱时候撒过的谎圆过去,死的心都有”。

  杜丰点着了一支烟,这包烟是他过去20多个小时里唯一一笔消费。他全身上下只剩下20多元,“没吃饭,也不想吃,车赎不回来,我没法回家,我妈知道车没了,肯定得犯病。”

  这辆车是杜丰近几年来唯一稳定的收入来源。自从2007年经历车祸之后,身受重伤的他再也无法承担普通人的劳动强度,这辆车成为了他和老家年迈父母的全部希望。

  如今,如果无法在短期内筹到钱,这最后的希望也将成为泡影。

  对于两眼布满血丝的杜丰来说,在哪里过夜,是一个比“找钱赎车”更加急迫的问题。坐在路边的石阶上,他翻遍了手机通讯录,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号码,“当初找人借钱就没说实话,到现在都没还上,哪还有脸麻烦人家。”

  深秋的东北气温已近0度,杜丰打了个寒战,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,“别看我现在这样,哥们当年也曾经风光过。”

  经历过生死的赌徒

  1999年,刚满20岁的杜丰来到沈阳,做起了蔬菜生意。凭着一股子聪明劲儿和实在的为人,杜丰很快在沈阳站稳了脚跟并结了婚。打拼了几年之后,他和媳妇在沈阳买了房,“还有两辆车,资产怎么也有100多万。”

  然而,世事难料,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彻底摧毁了他的生活。

  2006年的一天,杜丰和两个朋友开着货车送货,途中吃饭时,三个年轻人都喝了不少酒。“可能是那时候日子过得太好了,自己膨胀得要命”,酒后驾驶过程中,货车撞上了路边的信号杆,两个朋友一死一伤,自己虽然捡回一条命,却也经历了三次大手术,无法再干重活。

  为了支付两个朋友的赔偿金,杜丰卖掉了沈阳的房产和汽车,回到开鲁县某镇乡下的老家。2007年底,已有身孕的妻子也离他而去。

  那段时间里,巨大的心理落差与离婚的苦闷让杜丰的心情跌落到了极点,他想到了死。

  也许是上天的旨意,杜丰自杀了三次,都没有成功,“最后一次我吃了200多片去痛片,还是没死成”。加上车祸,这已经是他第四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“我就想,这是天意呀,老天不让我死,那我就要好好活。”

  2010年,自感身体已有好转的杜丰来到大连,用手头仅有的钱开了一家小超市。那一年,他赚了13万,却又被自己结识不久的小女友席卷一空。这一次,他没有消沉,而是在大连某市场内摆起了摊位。

  “那时候,我白天自己摆摊,冬天晚上给人看摊,遭了不少罪”,他的父母也来到大连和儿子一起打工,好在生意一直不错,一家三口每月加起来能赚上万把元。

  然而,好景不长,就在杜丰父母到来的5个月之后,他们所在的市场又被取缔了。无奈之下,一家三口只能带着攒下的7万多元回到乡下老家。

  2013年,由于老家的房子年久失修,杜丰举债盖起了新房。为了还债,他花费6000多元买了一辆旧轿车,在村子附近拉活挣钱。在此后的几年中,他平时跑车赚钱,家里还有20多亩地,日子也算过得去,只是盖房欠下的债一直没有着落。

  因债参赌再添新债

  记得那是在2015年11月的一天,杜丰的一个远房表哥借走了他身上的1800元钱,“他说想玩一会儿,因为他第一次借钱,我也没好意思拒绝。”

  出于好奇,杜丰跟着表哥来到了一家小旅店。“就一个电脑,一根网线,其他啥也没有”,第一次见到赌博网站的时候,杜丰相当的不屑,“我当时还劝我表哥,人脑袋你都干不过,你还能干过电脑?”

  在此后一段时间里,杜丰多次观看表哥在网络赌场上纵横驰骋,“他曾经一晚就赢了75万,第二天又输了140万”,那种紧张和刺激的场面,让他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  按理说,经历过生死的人应该更加懂得珍惜生活。杜丰认同这个观点,但却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在赌博面前变得如此不堪一击。

  今年5月,早先盖新房欠下的债已经涨了一番,靠开车拉活赚钱的杜丰觉得,如果再不还清,就真的还不起了。

  他突然想到了表哥常玩的“游戏”,于是,带着攒下的4000多块钱,决定到赌场上碰碰运气。他觉得,表哥之所以输钱,是因为不懂得见好就收。于是,他给自己定下了一条规矩,“只要能把外债还上,绝对不再玩了。”

  第一天,他赢了3万多元。

  就在拿到钱的那一刻,当初所有的想法都被他抛在了脑后。用赢来的钱还清了外债之后,杜丰一身轻松,对赌博也平添了几分好感。此后不久,他带着5000块钱再次参赌,没下几注就输了个精光。

  “人一输,就想往回捞,结果越捞越深,越捞越深……”不到5个月,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全输在了赌场上,还背上了8万多元的外债。

  “现在,我就想回家,可是车没了,回不去”,他无数次幻想着自己无债一身轻,在家守着年迈的父母。然而,这看似简单的愿望,对于他来说,却显得无比艰难……

  再见杜丰,已是第二天下午,坐在家里的他用又一个谎言暂时稳住了自己的母亲。他没有找到赎车的钱,反而为了给母亲买胰岛素,又欠下了同村人800元的外债。

  深夜里,电话铃声响过,杜丰穿上衣服,走出家门,消失在黑暗中。他需要用另一个谎言来安抚债主,也为了守住自己那早已名不副实的尊严。

  

  调查

  开鲁县或超万人参与网络赌博

  10月13日下午,记者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城。据多位居民介绍,近年来,开鲁周边地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——“要想赌,上开鲁”。

  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,居民口中的“赌”,并非以扑克、牌九、麻将等传统实体的赌博工具为载体,而是在一个名为“永昌娱乐”的境外博彩网站上隐秘进行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,在开鲁县境内已经形成一个由赌客、财产抵押人、网站“代理人”等多个单元组成的相对完整的博彩交易链条。

  据了解,普通赌客对博彩网站掌握的信息较少,一般只会在“代理人”处以金钱换取“分数”作为筹码参与赌博;而“代理人”则掌握着博彩网站的直接联系方式,同时又兼任财产抵押人的角色,为普通赌客以物换钱提供便利。

  在知情人士的指引下,记者找到了一处位于开鲁县城东部某居民小区底商。这里距离开鲁县政府直线距离不足500米,却隐藏着一个半公开状态的“代理点”。记者从相关渠道获得的室内图片显示,约60平米的一层室内摆放着双人床、沙发、茶几、电脑桌及多把椅子。

  “那里面每天都有赌博的人,他们说话一点不避讳,唠的都是‘永昌娱乐’(赌博网站)的事儿”,这位知情人士透露,这家看似正常的商店就是一个赌博网站“代理点”,“管事的叫牛鑫(化名),其他人多是爱玩的(参赌人员)。”

  自其提供的现场录音中记者发现,牛鑫曾多次通过自己的“代理”账号及电话为参赌人员“上分”、“下分”,并询问其中几名赌客抵押在自己手中的车辆、手机等物品何时赎回。

  记者从相关人员的谈话中获知,早在2013年,在开鲁县境内就有人通过“永昌娱乐”网站参与赌博,“当时人数大约有500多”。如今,3年已经过去,开鲁地区参与网络赌博的人数甚至已经超过了一万人。此外,该网站会定期按照输钱局总金额1.7%的比例给“代理人”返点。有关证据显示,开鲁县境内一名“代理”仅9月份就收获返点近百万元。

  县城内多位居民表示,在开鲁县境内,参赌人员中不乏公职人员,这在当地已经是公开的秘密,“还有不少开鲁人为了赢钱直接到境外赌场去赌,有的时候都能在网站的监控视频中看到。”

  记者在随后的走访中发现,目前,开鲁地区已经出现了因赌博输钱而引发的诈骗案件。在小街基镇某村,一名张姓村民于今年1月份因无法偿还赌债而涉嫌诈骗,目前,已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赌场设专门客服接待中国“玩家”

  为了更加直观地了解这家赌场的运作方式,记者尝试登录了这家名为“永昌娱乐”的境外赌博网站。

  只要在国内某知名搜索引擎上输入“永昌娱乐”四个字,在排在前5位的搜索结果中,很容易就可找该网站网址。经过短暂的页面加载,账号登录页面便出现在屏幕之上,首页上方赫然呈现着“缅甸果敢旗下合法博彩公司”、“观摩账号XXX密码XXXXXX”等字样。

  网站首页中心位置,播放着赌场内部全景实时画面,其中可见数十张各式赌桌,大厅内人头攒动,每张赌桌前均有身着红色连衣裙的美女荷官为玩家服务。

  随后,记者输入先期准备好的账号、密码顺利登入“游戏”页面,其中赫然开列着“百家乐”、“龙虎”、“极速百家乐”等赌博方式选项。点击其中一个,页面上立即显示出目前正在进行中的赌局,以及该赌桌上各方历史胜负记录。

  记者随即进入一个“百家乐”赌局,页面上立刻显示出该赌桌不同角度的实时监控画面。通过页面切换选项,“玩家”可以自由选择视频拍摄角度,整个游戏过程一览无余。

  游戏时,“玩家”只要用鼠标点击页面中标有不同数字的筹码按钮,并拖拽至“庄”、“闲”、“和”等任何一处,就可以轻松下注,整个参赌过程极其简便,没有任何技术门槛。

  为了进一步了解该网站的相关情况,记者通过相关渠道获得了该网站设在国内的客服电话。

  电话接通后,一名年轻女性用流利的中文表示,他们是缅甸果敢地区“永昌娱乐”公司的客服人员,公司员工均是缅甸人,之所以能够讲一口流利的汉语,是因为“我们从小就是学汉语长大的”。公司网站的服务器设在缅甸,管理者也都是缅甸人,因此不必担心安全问题。

  这名女性称,在缅甸果敢地区,赌博是合法的,中国人既可以通过网络参与,也可以到位于缅甸境内的赌场实地参赌。前者只需要提供一个手机号,就可以获得一个与之绑定的登录账号,再通过银行卡向指定的国内账户打钱,便能方便地“上分”并进行“游戏”。且不管输赢,只要账户中有相应的分数,“玩家”随时可以通过客服电话“下分”,每1分对应人民币1元,钱款会直接返还到“玩家”的银行卡上。

  而关于到现场参与“游戏”,国内“玩家”可以乘飞机至昆明,再南下至云南省临沧市,到达临沧后会有专人接待“玩家”出境,但需要携带本人的护照等证件。客服人员同时表示,只要是到现场参与“游戏”的人员,公司方面都会为其提供免费食宿,“中国湖南、湖北、重庆等很多地方的人都有来我们这里玩,有的客人一待就是一两个月,甚至一年,最好在来之前提前一两天打电话,我们好有个准备”。

  至于赌场是否能够提供现场借款服务,该客户人员称,这要看客人下注是否大方,“如果我们老板觉得您打得比较大,可以信任的话,就可以给您签单。”

  这名客服人员还表示,如果想多赚一点钱,“玩家”可以同公司方面进行合作,方式有两种,一种为“占成”,一种为“代理”。

  所谓“占成”,就是“玩家”自己发展下线参与“游戏”,“玩家”要与公司确定一个“占成”比例,目前,公司最高接受“玩家”四成的“占成比”。如果“玩家”自己的下线输了钱,公司会按照“占成比”将钱返给“玩家”;如果下线赢钱,“玩家”则要返钱给公司,“其实这就等于您是下线的庄家,他们赢钱您就输钱,他们输钱您就赢钱。”

  而所谓“代理”,则同样是要求“玩家”发展自己的下线,拥有“代理”身份的“玩家”可以帮助下线管理他们的账户,甚至代替他们与客服联系完成“上、下分”。公司会累计“代理”名下的下线们参与“游戏”过程中产生的“输口”(输钱局)总金额,然后按照1.7%的比例定期统一返给“代理”。至于如何处理这部分返点,则是由“代理”自己决定。

  

  回应

  警方称专项治赌效果不佳

  开鲁县公安局副局长宋国喜表示,关于当地人通过“永昌娱乐”网站参与赌博的情况,开鲁警方在2014年就已获知,并侦办了一起与其直接关联的刑事案件,共涉及参赌人员21人,其中4人(3男1女)涉嫌刑事犯罪,其余人员均已被处以治安拘留15天,罚款3000元的最高限处罚。

  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发现,“永昌娱乐”的网络赌场服务器设置在境外,由境内人员实际掌控,大量电子证据无法及时获取,以至于警方在确定涉嫌刑事犯罪嫌疑人的基本违法事实之后,却因证据不足而无法提起公诉,“4名涉嫌刑事犯罪人员都已被取保候审,但相关案情,目前还处于继续侦查阶段。”

  对于开鲁县境内“万人参与赌博”的说法,宋副局长表示,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,“缺乏事实依据”。他解释称,按照公安机关的办案经验,如果存在如此庞大数量的参赌人群,很多严重的刑、民事案件会相继出现,“但从我们目前掌控的案件总体情况看,没有达到这个程度。”

  宋国喜坦承,目前开鲁县境内究竟有多少人员参与赌博、参赌人员组织结构如何、如何运作等更多细节,警方并不十分掌握,但可以肯定的是,“(当地人参与赌博的现象)确实没有完全控制住”。但在对涉赌案件重点人员的控制过程中,当地公安机关已发现参与网络赌博活动的人员有几十人,“我们也在继续摸排,力求一网打尽,但‘一万人’的说法有点言过其实了。”

  据了解,从2013年至今,开鲁警方制定了10余个专项行动方案,其中对网络赌博现象有所涉及。“可以说,我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,也在进行相关工作,但总体感觉效果不是太好。”

  “代理人”系取保候审嫌疑人

  令人震惊的是,相关人员提供给记者的材料中指向的赌博网站“代理人”,正是上述案件中4名取保候审嫌疑人之一。

  对此,开鲁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当地警方一直对该人进行监控,“从目前的情况看,他可能仍在从事赌博网站的相关活动,而且他本人也曾经到过境外赌场。”

  对于为何明知已被取保候审的嫌疑人仍在从事违法活动,当地警方却没有采取相应措施的问题,该负责人并未做出正面答复。

  同时,宋国喜也表示,网络赌博案件的涉案情节并不复杂,但隐蔽性强。加之网络赌博是以娱乐形式来包装自身,尤其是在农牧区农闲的时间段中,更容易被普通民众所接受。县级公安机关在侦办此类案件时,往往存在较大的困难。

  首先,此类案件中赌博网站的服务器在境外,如果公安机关不能在第一时间取得其中的数据,许多对案件定性起到关键作用的证据无法获取。

  其次,在当地农村地区,群众对一些传统的赌博手段已习以为常,当它们被重新放置在更为便捷的网络平台上并披上了娱乐的外衣后,“更具迷惑性,想要参与也更加方便”,这使得相关部门的警示宣传效果大打折扣,参赌人数甚至出现扩大的趋势。

  最后,宋国喜副局长表示,针对目前情况,开鲁警方除了对已经掌握的涉赌线索及重点人员继续进行侦查之外,也将同市、自治区公安机关乃至公安部进行联络,以期得到公安部境外侦查力量的支持。